FX168北美分站 > 北美要闻 > 正文

【深度】伊朗----海上的孤舟 民怨、政斗与美国施压 但精英阶层正在凝聚起来

文/十门 来源: FX168北美

FX168财经报社(伦敦) 周三(25)联合国安理会召开视频会议讨论了中东局势。

其中,安理会轮值主席、印尼常驻联合国代表达贾尼(Dian Triansyah Djani)表示,由于安理会15个成员国中的许多国家对美国退出2015年核协议存在意见分歧,因此安理会主席不会采取相关措施,启动制裁机制。

对此,美国常驻联合国代表克拉夫特指责,俄罗斯及中国需要为安理会无法正常运作负责,并对其他成员国与恐怖主义为伍感到遗憾。

在制裁伊朗的问题上,欧亚大陆与美国的立场有了明显分歧。

以国际局势看,中东仍在寻找一种平衡。美国承认耶路撒冷为以色列首都,让中东地区争夺耶路撒冷的其他国家和盟国心中不满。

以色列与伊朗接壤,但宿怨千年,在2015年核协议的问题上,欧洲国家都力保伊朗地区的和平共处,但以色列警告英国与欧盟应当结束他们对伊朗核协议无耻和荒谬的支持,可见中东问题越发牵扯为国际社区的复杂矛盾。

今天,我们的文章不去站在道德制高点评判谁对谁错,只想深深望向伊朗这片国度,去深刻的看一看当地的实际情形,去如同切身般地体会国际杂音下伊朗正在饱受怎样的困顿。

伊朗民生

美国伊朗裔全国理事会资深研究者Sina Toossi日内撰文,指出特朗普的制裁正在损害伊朗人民,但却迫使国家决策精英凝聚起来。

伊朗第一副总统埃沙克贾汉吉尔近期声明,从经济和温饱标准看,伊朗人民承受着巨大的压力。

我们理解这些问题,也在人民面前感到羞耻。

他的这段话恰逢美国严厉制裁与新冠疫情双向刺激经济下滑,导致伊朗人普遍感到绝望和痛苦之际。

近几个月来伊朗一直受到劳工罢工、通胀上升和采购订单增加的困扰。据伊朗统计中心副主任Ayyub Faramarzi透露,伊朗全国范围内有475种商品价格平均增长26%,使得伊朗位居通胀最高四国之列。

同时,伊朗议会研究中心一份最新的报告也指出,2019年伊朗的贫困率从2012年的15%左右升至逾18%,这一期间人均收入却下降了34%

考虑到疫情和美国制裁的收紧,这些数据在2020年很可能更为恶化。由于局势已经释放出不良的信号,近期出现的薪资拖欠也导致了伊朗关键的石油和天然气产业工人罢工。

在严重的经济衰退中,伊朗这个争吵不休的政治体系中,派系内斗却愈演愈烈。

保守党主导的新议会一直在无情地攻击伊朗总统鲁哈尼的政权,近期伊朗外长扎耶夫也受到强硬派议员的攻击,这些议员要求对扎耶夫起诉并高呼,说谎者必死!

不过,尽管伊朗的政治与经济局势晦暗,仍有可以信服的理由去相信伊朗体系比它看起来的要更有弹性。

伊朗决策精英们,除了在自相对峙之外,也展现出在国家生死存亡之际,愿意先搁置分歧的立场。此外,虽然伊朗的经济持续遭遇重创,但尚无迹象表明伊朗处于经济崩塌的边缘。

美国施压正迫使伊朗精英凝聚起来

鲁哈尼近期发表声明,敌人不是要摧毁总统政府,而是要摧毁整个伊朗。

他谈及了伊朗在顶住美国压力上,需要几大分歧势力团结一致,加强合作。鲁哈尼增述,单独依赖他的政府并不能解决整个系统的所有问题

目前鲁哈尼也步入了其执政的最后一年,作为国内政治的温和派,鲁哈尼在2013年时被首次选为总统。在伊朗核武器的问题上,鲁哈尼以外交手段来解决争端,并确保伊朗能够融入全球经济。

不过这些希望却被特朗普废除核协议撕得粉碎。自那以后,鲁哈尼的国内对手就成了嗅到机会的狼。

75日,强硬派议员们激进地质疑外长扎耶夫,就伊朗处理外交政策和核协议的手法,抨击他天真地向美国让步。

之后,逾200名议员(议会议员共290)要求将鲁哈尼带到议会面前接受质问,更小规模的议会群体还引入了对这位四面楚歌的总统的弹劾程序。

与此同时,伊朗改革派报纸Etemad报道了鲁哈尼和保守党议长穆罕默德的争吵。其中写道,在高级官员的一场会议上,鲁哈尼与穆罕默德就给到最高领导人哈梅内伊的经济建议进入争执。

这份提议给到了解决伊朗经济问题的选择性方案,但鲁哈尼认为该提议是在挑战总统传统的经济管理领域。鲁哈尼似乎处于就快被剥夺任何有意义权利范畴的边缘位置。

然而,就在这场酝酿已久的争端升级之际,最高领导人哈梅内伊却将其缓和下来。

在与议员们展开线上交流之际,这位81岁的老人停止了弹劾鲁哈尼的谈话,表示鲁哈尼政权必须保留至其任期结束。

哈梅内伊同时呼吁伊朗数个机构避免争端,作为鲁哈尼执政的最后一年以及新议会诞生的首年,如此敏感之际,两大机构应当各司其职,不要损害伊朗的重要工作。

之后很快,鲁哈尼与穆罕默德结束了争执,两人随后与司法部长易卜拉欣赖西一起批准了一项新的计划,以通过向公众出售石油证券来增加政府收入。

大街小巷的怨气

虽然伊朗政治对峙的冲突暂时舒缓,但社会矛盾积压已久,民众不满情绪已经明显走高。

去年11月,政府突然决定抬高气油价格爆发了广泛的游行示威,导致当局对抗议者暴力镇压,触发至少304名人士死亡。

新的动乱仍然不可忽视,当然美国在中东事务上的干预也起到了关键作用。

奥巴马时期的白宫国防理事会负责人Steven Simon此前就描述过,美国在伊朗创造集体无政府状态的努力将加速推翻这个政权,或者至少是对它的强烈挑战。

尽管如此,伊朗政府的安全机构已经表明了对整个系统的承诺,和将残忍镇压抗议的意愿和能力。

而以经济预测看,一些稳定现象也可能在不久出现,伊朗的经济已经熬过美国制裁最糟糕的时期,并在疫情期间释放恢复的迹象。

即使是此刻,伊朗重要的经济学家如Saeed Laylaz也解释伊朗处在从疫情中恢复的更好位置。

由于伊朗的经济在很大程度上与世界割裂开来,其国内生产和就业新增都在走高。国际货币基金组织与世界银行都预测伊朗的经济将在2021年反弹。

伊朗----海上的孤舟

华盛顿的许多人热切地注视着伊朗内部矛盾加剧的迹象。不过,尽管伊朗仍处于转变的时期,但似乎并没有处于一种预示着它会崩溃或向美方投降的状态。

是的,伊朗人民在受难,而伊朗的精英阶级在一个向右的方向上同质化,更多温和的声音越来越被边缘化。

美国在诸多方面的施压正以牺牲伊朗人的生计为代价而巩固这个体系。

校对:星晴

  • FX168官方APP

    下载FX168财经APP

  • FX168北美微信

    关注FX168北美公众号

分享这篇文章

热门排行

关注我们

©2021 FX168.ca All Rights Reserved. A Division of FX168 Finance Group

关注FX168北美微信公众号:fx168nm